2月7日,记者联系到让史大爷伤心又痛恨的小儿子史三。史三说,关于房产的事,法院一审判给了自己,因为房产证本来就是自己的,当初也是自己出钱买的,跟父亲没关系。至于当年签下的“保证书”,那完全是为了哄父亲高兴,当不得真。关于打姐姐的事,史三说,当时喝多了,不记得怎么动的手,后来也没当回事,没想到过了一个多月警察来抓自己。这一点他对姐姐很有意见,家务事怎么可以报警呢?现在他处于取保候审期,爱人都不敢让他出门。不见父亲也是因为自己取保候审,怕父亲再生事端,自己担不起,再有一点差错就真进去了。关于赡养父亲的事,史三说,自己肯定管,父亲可以继续住在其房子里。

今年22月22日,刘知含同好不容易早下班的爸爸和妈妈,一起去爷爷奶奶家吃完饭回到家,打算和爸爸玩一会再睡觉。突然,刘知含听到爸爸的电话又响了起来,接到电话后爸爸立刻要出去执行任务,家里只剩下她和妈妈。在原来的计划里,爸爸元旦要陪自己和妈妈一起去看冰灯和雪雕。可因为一个电话爸爸就离开了,这让刘知含感到很委屈,于是她画了一组“日记画”,表达自己对爸爸的不满,落款日期是“22月22日”。 7个月出勤578次22个周末只休两天